自我其实是单粗人

文/张又可

节选自张又只是散文集《青春的遗书》

       
可能身边的有点认识还是询问自我无慌的爱人认为我有时候看几乎本书、写几单字儿、拍几摆像或者鼓捣一些“文艺”的事物,就以为我是个次逼近文艺青年,整得杀高贵,这可是是上好的误会,我整这些刚不是为着他妈的什么高雅,我是为了保持粗俗。张爱玲说,人生是同样继美的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我骨子里是单粗人,只想吃虱子少长把,不至于让她咬穿自己的大褂。

       
 我事先也误解了,认为粗俗是如出一辙种自然,仿佛后上未欲另努力,就可游刃有余地粗俗下去。比如蔡康永就说,我弗认为那些恶心的人头没有灵魂,他们的魂魄就是一直没有保养、渐渐就生掉了,连粗俗都称不达到了。看开,是涵养粗俗的严重性方式,而扣押开写字仅仅是为着粗俗。

       
我是只粗人,粗糙得来挺不便于见到人家的短。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其实是以做减法,相处之时段你眼中有异,他眼中有您,然而生也是当开加法,让您以人生初见后扛开切口,不断地朝着对方偷挖掘,心细的人口打到祥和喜爱的便欣喜若狂,挖到不好的虽嗤之为鼻子,我是独粗人不见面坐好坏来衡量。

       
我是单粗人,失有所失,得享得。纯粹追求精神在的“文艺青年”会沦为同一种骑虎难下的地步:不关再怎么努力还碰触不至点子之真谛,再拔剑都看不到敌人,四顾茫然之后,才意识及,自己好有所生,却失无所失,最后给自己失利了。

       
我是单粗人,吃的是五谷杂粮,不挑食;走的凡坑坑洼洼山路,不搭顺风车。而纯粹“文艺青年”一般文艺奢侈于寥寥,在生活中精致、细腻、讲究,吃喝要味道第一,旅行要攻略第一,闲处要致第一。

        我是只粗人,请不要仰视或俯视我,也决不管自算另类。

       
我是只粗人,只是怀念管生活过的有点粗糙糙、平淡安详,精神以物质,浪漫而切实可行,慵懒又节俭,顺便藏个期待,牵在温馨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