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

罗北北?是外甥新交的对象吗?如今干活太忙,每晚回到家都是干着急忙慌的给外孙子做饭,又急吼吼的催她吃完写作业,学校布置的作业也多,写完功课都晚上10点多了,也就急迅洗洗睡了。好短期都没跟外甥互换了,看来孙子在全校适应的还可以够,朋友都交了。

“……妈妈……我其实”

6、

“不思考是何许看头?你还等着东东爸跟你复婚吗?我不同意!你假诺敢跟他复婚,你就没自己这个妈!当初本人苦口婆心说过您多少次,不可能嫁给他,你不听,现在好了吧!”

8、

她来不及多想,赶紧从衣架上取了半袖匆忙套上,在玄关处换了鞋,刚把手搭在门把手上,诶?不对!去哪找呢?也不知情她们在哪玩?也不知情罗北北家在哪?这不是海洋捞针嘛!

转眼,她急的鼻尖上冒出了细微的水沫,在厅堂里来回打转。肿么办?难道要报警啊?外孙子这么晚还不回去,不会出咋样事了啊!这么一想,头上也起始冒汗了,就在此时,突然有钥匙插锁眼的响动。

“你还狡辩?你和您爸有怎么着区别?你简直和她一样!你爸不要自我了,你也决不姨妈了是啊?”

追思了外孙子,心里多出了几分温暖缱绻起来,她从两腿间抬先河,用手抹了把脸,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5点了,外孙子快放学了,她连忙站了起来,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又钻到厨房里忙活了起来。

1、

“嗯……大姨,你猜我……”外孙子似乎还没从兴奋劲儿中缓过神儿来,她气不打一处来:“知道三姑在等你呢?”,外孙子好像看出了他的怒火,小心的说着“知道……”。

“妈。”

“这还玩的满面红光啊?”

7、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你精通小姨有多操心你呢?二姨在家里等的心焦,你都不心疼三姨吧?大姑只有你!”

离婚后为了省钱,她找了间简陋的两居室,把外外孙子转到了新家门口的一所完小。第一次去新学校念书这天,她给外孙子颈部上挂了一串钥匙,告诉她,将来放了学可以自己先回家,外甥极懂事的点了点头。

“不是的,妈妈……”

“我看您挺欣然自得的,过来,看看,哦,头上都是汗。”

她睁开眼睛,一张粗糙的贺卡就举在他双眼上边,她接了回复,封面贴满了彩色的彩纸,剪成了生日蛋糕的样板,打开来看,里面是单排歪歪扭扭的铅笔字“祝大姑生日快乐”,“快”字仍然用的拼音。真的是太丑了,那个贺卡。她想哈哈大笑,结果一张嘴,哭了起来。

“妈,我没……”

她看着店员端起了刚刚这些他没要的经文款蛋糕,放进了包装的盒子里,这一个男人对着女伴一笑,眼里全是宠溺。眼泪终于仍旧掉了下来,她抬手用蛋糕遮住脸,落荒而逃。

他左边拎着包好的蛋糕,右手推开了蛋糕店的门,刚要走出来,就被对面来的五人给轻轻撞了一下。

唯独那多少个罗北北是个如何样儿的儿女呢?家庭环境好呢?是这种调皮捣蛋,会带坏外孙子的这种吗?嗯,看来很有可能,在此以前儿子多听话呀,放了学都精晓回家,现在这都几点了,还在外界疯玩,还学会了撒谎,不行!得找外甥去!

“你心野了,有了新对象就不用三姨了是吗?”

5、

“妈,我先挂了呀,未来再说!”

“你没脑子!说吗都不听,三十好几了离异还带个男女,你以为自己还可以找个多好的哎?!你还当自己是黄花闺女啊!”

“妈妈,我……”

“欢迎光临!”她在蛋糕店门口踟蹰了好一阵子,终于依旧推开了店门,店员迎了上来热情的问他,“请问您需要什么吧?”,她抿了抿嘴,略显迟疑的说道说:“嗯,我想买一个生日蛋糕。”“好的,您请到这边来,这边都是现做的生日蛋糕,看有您喜欢的吧?”她趁着店员走到店的左手,这里摆满了灿烂、香气迷人的蛋糕。

她走到窗前,往外看了看,天已经黑透了,小区里的路灯也悄悄的,投射在菜叶上,影子在地上斑驳,风一吹,这影子抖了几抖,莫名的,心头乱乱的。

9、

“叮铃铃——”手机忽然响了四起,屋里没开灯,声音忽然,吓了她一跳。她急速跑到玄关处,拿起手提包,在里头摸了少时,掏出手机一看,按了接听键。

“我现在不想想这事儿!”

她记念了手里还攥起始机,于是就给孙子的班总监打了个电话,班首席营业官说前几日全校的兴趣班老师请假,学生们已经放学了。然而班总经理给了她一个首要消息,这就是外孙子放学是跟同班同学罗北北一起走的。

2、

爱人赶紧拉着女伴走进了蛋糕店,她愣愣的站在原地,雾气涌上了眼睛,一阵歪曲。她吸了吸鼻子,扭头又看了眼蛋糕店里边,只见刚才那对男女,手挽手十指相扣,站在蛋糕柜门前挑来挑去,和这么些年她和她一起在蛋糕店选蛋糕的光景一模一样。

“你一个女子怎么养孩子啊?!再说未来东东大了,娶媳妇儿了,你还舔着脸跟着外儿子儿媳吗?你就不为自己打算打算啊?”

用钥匙开了门后,她抛弃鞋子,几步走到沙发前,把蛋糕放在了茶几上,瘫坐在沙发里,用手捂着脸,弯着腰,头埋在双腿之间,呜咽了长久。

“三姑不是责备你,姑姑想问问你,二姨这么捱着冻,什么事也干不了,在这边等你,饿着肚子,你开玩笑吗?”

“你别这样,你这么搞得三姑责怪你相似,大姑不讲道理吗?姑姑现在不是在和你讲道理吗?大姨有责备你呢?”

二〇一八年的今天,她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和幼子共同等着男人回家。丈夫回家后,并不曾像往常一样带回去她最爱的这款生日蛋糕,而是一向甩给她一份离婚协议。倔强如他,没有多问一句,直接在探究上签了字,带着外外孙子就相差了一度的家。

“哎哎——”她无意的投降护住了蛋糕。对方一男一女,男的农忙的说:“糟糕意思啊,你没事吗!”她一听声息忽然呆住,低着头,偷偷的去看对方的脚,那双熟练的再也不能够熟识的鞋子映入眼帘,这是她买给男人的。

“哎哎,妈,我不见,我不见,你别自作主张,谁说自己要再婚的呀?”

“妈妈,对不起……”

“没有……”

4、

“我下次不敢了。”

说罢,她捂着头跌坐在地板上,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耳边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而后,外儿子带着哭腔,吭吭哧哧的说着:“大姨……对不起……我,我不是明知故问,有意要惹你发火的……我,罗北北说他家里有,有彩纸,我就去他家借了点彩纸,给,给岳母做了个贺卡……哇……我,我从此,将来再也不敢了……哇……”

“你在家吗!你李姨你还记得不?上次自家托他给您介绍个对象,她刚给自家打电话了,下一周末您有时光来看吗?”

他快捷的摁断了通电话,心里不快不已,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快要7点半了。她快步走回窗前,刚才那些子女已经不见踪迹,似乎是跑到附近的小孩子乐园玩了四起,隐约传来阵阵嬉笑尖叫声,刺耳极了,搅的烦心。

“妈,你别说了……”

她扎实的盯着门口,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细小的身形跑了进来,是外儿子回到了。儿子一看她站在客厅中间,喊了声:“二姨”,声音还不怎么喘,然则略带兴奋。她铁青着脸,一字一顿的问:“玩的心情舒畅啊?”

“哦,你以为你妈我甘愿跟人家低三下四的求人家给您介绍对象啊?我也嫌丢人!你看看人家李姨的女儿,没你长得好,工作也丰富,但你看人家现在嫁的多好哎!当初给您介绍那么多好的,你这看不上,这看不上,你非要自己找……”

“你不再婚?你才多大呀,你想过你下半辈子怎么过吗?”

他伸着头,努力的往海外看,远处有几个幼童又蹦又跳的,但看不太清脸,似乎在往这边儿来。她把眼睛眯了又眯,头伸了又伸,又央求把窗户擦了擦,刚想再仔细看看,忽然想起来,儿子傍晚出门的时候给他说,下午全校有兴趣班,会重返的晚一些。忽然间,又微微寒心,“哎,饭做早了。”她自言自语着。

3、

他看着丈夫吞吞吐吐的挤出多少个字,“不,不认得,就,就像一个认识的人。”一阵冷笑爬上脸颊,她手持了手里的蛋糕盒子,冷冷的说:“糟糕意思,请让一下可以吗?”

“我有东东,我把她养大就够了!”

“……不开心”

他隔着玻璃柜门,仔细的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那么些熟练的蛋糕款式。她盯了半天,睫毛微微颤动,牙齿不知啥时候已经轻轻咬住了下嘴唇。店员见他眼光停驻,即刻试探的问到:“您喜欢这款吗?这款蛋糕但是我们店的经典款哦,用的都是原始奶油和相当水果,这几年一直都卖的很火的,而且每家连锁店都有的。”她一时语塞,叹了口气点了点它边缘的一款说:“我要以此!”店员讪讪的笑了,尴尬的说了声:“这你稍等!”

宫保鸡丁、糖醋排骨、红烧鲤鱼……全是外甥爱吃的菜,她满足的看着满桌的菜肴,想象着孙子大快朵颐的旗帜,欣然自得了成百上千。她又抬头看了看表,6点多了,外甥怎么还没回去?

“你以为是因为等你所以大妈才问您的呢?不是!因为你变坏了!你们学校明天平素未曾兴趣班,你干什么没回家?”

他深刻的吸了一口气,鼓足了胆子,逐步的抬起先,目光定在了对面那对男女的脸庞。男人的气色突然阴暗了广大,眼神闪躲着,身形也逐渐僵硬起来,旁边的女伴似乎察觉到了哪些,疑惑的问着他:“怎么回事?认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