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

             青城,深爱不足一瞬。 拂晓四点钟底早天,日出前蔚蒸的彩云还从未露脸,月亮已经没了下来。只有零星几个无赶趟熄掉的路灯的光勉强照亮雾泽泽的路面。 青城拉动在绳索锄具,挽起浅灰色衬衫的袖口,一路哼着唱歌来他早把年就栽及之,早春放的一半亩海棠花田里。 青城今早是来拘禁日出之,透过海棠花丛看远天的日光一点点从地平线挣出来,看那牵动在晨露清香沁人心脾的太阳由远及近平瓣瓣点来得了整片海 … 继续阅读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