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其实是单粗人

文/张又可 节选自张又只是散文集《青春的遗书》         可能身边的有点认识还是询问自我无慌的爱人认为我有时候看几乎本书、写几单字儿、拍几摆像或者鼓捣一些“文艺”的事物,就以为我是个次逼近文艺青年,整得杀高贵,这可是是上好的误会,我整这些刚不是为着他妈的什么高雅,我是为了保持粗俗。张爱玲说,人生是同样继美的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我骨子里是单粗人,只想吃虱子少长把,不至于让她咬穿自己的大褂。 … 继续阅读自我其实是单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