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传统思维的监禁

真珠美学 1

跳出传统思想的监禁

——浅谈石丰《浮生若梦》的主意圭旨

文/蔡永升  图/石丰

一种名特新优精,必须出现在各样造型、每根线条、每一笔触往日,这是美学上一个无可争论且不容置疑的规律。否则,外形可能很科学,笔法也很好,但却无法被视作是有艺术性的。只有充满生气的款式才是艺术的,唯有创制性的饱满暴发的创作才是形式的。

——马克斯 • 利伯曼

真珠美学 2

身若浮萍,根扎何处?镜花水月,浮生如梦?真真假假,何去何从?

办法承载文化,表现生活,表现创意,表现生命;直面现实,揭破本象,挖掘潜意识,显示自己灵魂,那么些都是艺术自身不断上扬的表现格局和内在构成。

身若浮萍,根扎何处?镜花水月,浮生如梦?真真假假,何去何从?诸多感慨和商讨,呈现在石丰先生的生命镜像和措施世界中。特别是她《浮生若梦》体系及500余幅手稿的层面,以抽象的线条,凝重的色彩,几何的形状,迷幻的上空,在她多维视觉地混合观照下,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文化的内在精神等多重关联,置放于时空之中,以过去、现在、将来的平行交错和立体概念,使她的不二法门表明体现出对人潜意识地浓厚解读,以及黄土文明和海洋文明在融合碰撞之后,所生发出的新的艺术思维与方法观念。同时,也营造出一幅幅解构表象、超过实际和常态思维的审美存在。

真珠美学 3

在这种存在中,一个个具体的、有血有肉的人与物,转换为线条的变体和伶俐,而这线条,如同链接诸世的一把钥匙,是开辟生命之门,窥见灵魂之真正途径。一个个脸谱式的物像图解和魔幻几何主义理念创立所延展的人命内核,是她跨越时空和突破生命特征而达成本相的一种表现。

真的,人类受制于事物表象的魅惑与局限,难以体会生命的多维存在。但,一个有原始的艺术家,却对这种多维存在有着清醒的回味。因之,他并不完全依照自己的想象力在画画,也不受具体物象地约束和操纵,而是打开了投机心灵之中的基因密码,洞见了团结累世的学问精神和积累,以及自我灵魂昭彰过程中的艺术符码被激活。

真珠美学 4

世间许多无法解释的场景,就是全人类不配对另一个时辰、空间之内的物质存在以判断和认知。佛陀之所以能体味到这或多或少,就是她的视觉已然超越了时空,看到了环球之外的有着显现,才有了他的般若智慧。而佛家的顿悟、渐悟、开悟之说,法家的致虚极、守静笃,实则是说除非通过修炼来打通天眼和连接智慧,就足以视见一切具有,从而见微知著,洞察大千世界。

故而,艺术创作的始末和式样,是对音乐家综合素质和章程见解及人生价值观的现实性透射,也是自个儿长时间修炼和感悟的结果。透过石丰的著述,能够分明地感受到她对生命本色地深入体会,有着激活自身光明和基因密码的意义。否则,他不会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新思考、新观念,去开拓艺术的智慧之门,展现情势之爱的慈祥和深层内涵。

真珠美学 5

方法的学术价值贵在改进、个性、真诚及标新革新,更贵在对生命境界的体会。

石丰以她的奇思妙想和大象无形的感悟力,在诠释着心中之中这颗独具匠心的办法格局和审美语境,他以自成体系的《浮生若梦》体系,完成了他对人性本质的阶段性观看、反思及多维世相的视觉探知与发现。诚然,艺术语言可以摆脱词句而单身存在,并据此承接不可言说之事,而视觉艺术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对文字表述局限性的解决和延伸,表达这种难以言传且人性共通的真情实意和记念。

真珠美学 6

一个脍炙人口的戏剧家,并不是在为创作而编写,而是潜藏在内心的艺术细胞,被冥冥之中不可感知的记忆密码所关切,成就了她源源不断的新意文本和章程脉络。同时,也有那一个得以冲决他灵魂的符码,不断叠加,成就了她艺术的有关。无论是《浮生若梦》《大国DNA》《天体家园》等多少个密密麻麻中突显而出的创作气象和问题关注,归根到底,皆是她对社会的体察,文化的了解,生命的清醒和灵魂超过的显示。

真珠美学 7

措施的学术价值贵在改进、个性、真诚及标新改进,更贵在对生命境界的认知。面对石丰的多元著作与万幅手稿,还有她大方的点子小说,让自家感触颇深。震撼之余,我倍感即便费大笔墨逐一去对应他的逐条系列,倒不如对他的某一个文山会海举办深度剖析,于是自己想到生命,想到灵魂,便自然则然地想到了她具有魔幻几何主义艺术见解和显示特征的《浮生若梦》体系。

真珠美学 8

因为,在人类走入雾霾严重的朦胧之境,许多言语已无力回天诠释那一个社会及个人心灵的扑朔迷离和异样,更麻烦兼顾生死刹那间才会了然有关死亡的人身自由与宿命。因之,浮生若梦,梦若生人,是人生最中央的意义,它涵盖着生命在广义的宇宙空间和狭义的活着环境之中,对世界观、人生观的体味多寡,也是获取形式灵感最大的来源,而对环境生存认知的尖锐程度,则是方式是否拿走突破的根本因素。

真珠美学 9

真珠美学,石丰先生的《浮生若梦》体系,以艺术参预生命,以生命突显形式,自然蕴藏着他对这几个时期人性、生命、灵魂的体察角度,对这些时代政治、经济、文化的洞悉和精晓。他以艺术的方位路径和联想思维,呈现出叩击人性和直面现实生活、揭破人的生活境况的法门提问。

真珠美学 10

从广博的文化、道义的负责及人文工学和画语序列中,体察到一种可以震慑大家的构思和力量。

她在撰文手记中写到:“感受事物表象,洞悉事物本质,理应是人具有的主导智慧。然而,人的莫过于情状或考虑情势,总是受到过多因素影响而遮蔽自身的心智和潜能,使人将东西突显而出的奢华表象,作为事物本质与目的的判断依据,后果往往事与愿违,或误入歧途,或麻木自闭,或自得其乐等。大到思想意识,价值观念,逻辑思考,小到实际中实际事项的无知利诱,争辩争斗,常识认知。而人的这种生命遭遇,实则反映出人的活着境况,历史特点,文化基因,制度格局等局限所在。因而,我试图用艺术的方法,反思洞悉这种生命的迷局,命局的显著,作为个人认知角度和方法表现情势方面的探索,以便更多地引发读者的构思、辨析与关切背后的成因,以拿到共同优化发展的力量,也是自家写作《浮生若梦》连串著作的初衷和本意所在。”

真珠美学 11

这是石丰的本人认知,也是她对任何人类社会知识意况及传统思考后的结果。他站在世界文化史观、人类艺术发展史观的角度,通过对生命及灵魂深层次的咀嚼,呈现出他对本身艺术生命的应许。因之,《浮生若梦》类此外表现形式,其特征是打破了冷热抽象之间的隔离,以冷抽象的心劲语言构建出热抽象的莫名其妙感受和镜头结合,并在多维视域及感觉审美的招呼中,以几何变形的魔幻色彩与线条,强调了生命的复杂和灵魂的不足捉摸,并在空虚变形的身躯脸部特征之外,寻找着一种现代的商量和审美,从而突显出这些魔幻时代人类的不明与失落。

真珠美学 12

生活在这些时代的人类是万幸的,物质文明和技术发展赋予了生活的繁多;生活在那多少个时代又是不幸的,因为现实的魔幻,价值观的乱七八糟,道德的吃喝玩乐使人性之恶得以随意和纵容。为此,许多重点的革命,及历史深处众多的学问记念或严厉现实,也只有在文字与形象的图解中,不断地冲涮人的视觉,使大家既看到历史的虚无与虚无中的真相,更看到历史对现实的镜检。而石丰作为现代艺术家,他的小说展现和系统构建,不光从传统文化的释、道、色、空之中,看到天道的流变,更从广博的学问、道义的负担及人文农学和画语序列中,体察到一种可以影响我们的构思和力量。

真珠美学 13

远大的音乐家都是控制自己,翱翔蓝天的飞鸟,他们拥抱孤独,使命召唤,听从信念,勇于挑衅。

高大的歌唱家都是决定自己,翱翔蓝天的飞鸟,他们拥抱孤独,使命召唤,遵守信念,勇于挑衅。因而,一个音乐家对生命与灵魂感悟的纵深及法学思辨的能力,决定了他们神速的冲天。同理,对人性地深切回味和探索,使石丰深入地领会到生命和方法的涉嫌、万物一体的涉嫌,也尤为自觉地摆脱了传统形式的局限和地面条件的牵制,在心灵无拘无束地飞翔中,他被一种超越时空的法子感受和记念深切钳制。他沉浸下去,发现了法子对自己人格和灵魂的救赎及培训。

真珠美学 14

空泛艺术在西方往纵深发展的丰裕性在持续演绎。而空虚之于前几日中华,碍于许多国人的神志思维和意向性表明习惯,抽象的东头特色,也成了一种立足于意向性内涵的抒发模式。国内的戏剧家很难跳出传统文化的监禁,不能够从虚无缥缈绘画的旺盛实质去把握。而石丰先生的沉思形式在其漫长地勤于思考和敢于超过地坚韧不拔下,构建起一套理性的思辨导图,从而在其艺术创作上取得充裕显示,也助其突破身处的语境制约和僵化在岁月表达模式上的某种物质形式的展现。

真珠美学 15

因之,关照现代美学家对视觉艺术的探索,发现自毕加索和塞尚以来,绘画不再只是描绘,也成了一种经济学。因而,法学与艺术的相互依存和融合,成就了现代艺术思维理念的基本特征。它出自对人性和世界本源的自觉意识,农学也将在这一基础上重新孕育出新的价值观。而从石丰大气的多样手稿所反映的言语风格,也可见他对性格本质属性的哲学思考。他的成千上万创作是在这种学术支撑和独立自由的动静下,表明出她对性格的了然和社会的考察。

真珠美学 16

人的脸面,既是思考的,又是欲望的;既是物质的,又是灵魂的。

于是乎,自由成为艺术和拥有科目最宝贵的来源。没有人身自由,就一向不主意心绪的大自在。石丰的《浮生若梦》连串,以平面的组成,立体的视觉,多维的语境,在一个个脸谱式的画面上,为读者创意并解构出一个个多耳多眼的颜容或面具。因之,人的面庞,既是思考的,又是欲望的;既是物质的,又是灵魂的。石丰在显示善恶交加和人性多面多体的历程中,对人的共性和自我灵魂举办了深厚的透析。但,石丰以画面兼听则明、目迷五色(多耳多眼)的抒发并不是以此时期的真理,而是以此时代复杂的表现。倘诺能摒弃自己的享有耳目,谛听心灵的颤音,那么,定然会从灵魂深处,感受到生命的真义。

真珠美学 17

写到这里,你便会发觉到照相机的连续拍照,人在慢镜头下地不断重叠、叠加的形象,或者人在迷糊之中,看到物像的恍恍惚惚。其实,这就是人命的病逝、现在和前途同时表现的过程。而这么重叠相交的物像,正是石丰先生画面里头的灵魂依托和方法重构,也是他想经过如此的画面,显示自己的章程审美及情势的源头。

真珠美学 18

他以诚心诚意的心灵、学者的责任和方法的重任,谱写着大家浮生若梦般的共同记念、集体特征和生命轮回。

一个美学家,唯有经过对性格、生命、自然、世界、历史及政治、文化、经济的咀嚼,拿到协调的主意史观,并发掘出自己独行特立的主意方法,从而以友好的法门图解社会形形色色的光景,无疑就是一种创设。而这种创造,也就自然带有对生命及人性的反省。因之,石丰对生命的仙逝、现在和前景,有着深厚的体悟,他明精通白地回味到生命的不同规模,实际上是一个个若梦的镜像在相连地改成中所呈现而出的幻象,它既存在又虚无,包括大家的身体和大家决不可能把握的天数。由此,孤寂的人命,在频频地浮游过程中,展现出梦幻的感到,而梦幻则是我们发现流动中,对命局或前途无法确定的迷惘,是我们的心灵蒙昧,消解大家灵魂存在的有史以来,使大家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叠加中,显示出一种理性的灵性和光线。由此,凡是伟大的艺术家,在灵魂的界面和脾气地催发中,以跨越时间和空间的概念,把身心融入到一种宽厚悠远的视野里,以单独自由的意志和原始,去全力表现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真珠美学 19

现代社会的音信流通,人对事物的关注度相对短暂,虽然稍微感悟,但稍纵即逝,而一个名特优的习惯和传颂,是令人念兹在兹的惟一通道。诚然,一个人的先天可以使人达成一种丰饶的万丈,但一个人的不辞劳碌,则可以使人达到低于限度的档次。人只有学会了爱那么些世界,爱那个微观的存在,才会真正精晓爱自己的同类,或者爱自己。石丰先生无疑是自然异禀和一个劳顿的人,他从头到尾地以艺术探索和发现,在向观注他的读者,不断地以作品的法门轰炸着人的眼珠子,向众人传诵着关于人性、生命、灵魂、智慧甚至一个誉为真相的东西。

在传出和享受进程中,他热切、谦虚、认真、平和,并不温不火,以《石丰画语》刷新着思想的纵深,也在不同艺术风格实验中,使人眼睛一亮,感到他的探求活力与创建性。他是艺坛的跋涉者,也是艺坛的圣徒,他以真心的心灵、学者的良知和措施的重任,谱写着我们浮生若梦般的共同特点和性命轮回。

真珠美学 20

促进社会文明提高,理性和解,这是总体有德行的艺术作品应有的市值取向和审美特性。

她说:“艺术作品的表现格局即便充裕多彩,形态多种多样,但方法看作人类思维与知识的一种载体和表现模式,其所承担的社会功能与创作的价值观念相得益彰;有灵魂有迷信的艺术小说,以观注人类的生活状态和精神实质为目标,其中以小说本身所发表或隐喻的社会问题为具体切入点,通过与读者润物细无声地对话沟通,形成精神与心灵的并行关照,传递爱与信念,达成对题目的关怀和研商,以此博得明白认同和共识,推动社会文明前行,理性和解,这是一切有道德的艺术作品应有的市值取向和审美特性。”

真珠美学 21

因之,艺术表现语言的变换与展开,作为艺术观点的一种提纯和复发形式,为情势创意的极致演绎和可能提供了新的试验与尝试,特别是这种鬼斧神工的办阿拉伯语境爆发的心绪感受和预期效应,为读者创制不同的依然颠覆性的视觉感受和延伸思考带来了新的关口和通道。为此,石丰在竭力避开描绘万物一体的奢华和表象,去全力刻画人与生命背后的本来,去宣布人与事物之间的相互关系和影响。以探索、优化、解构人性的黄山真面目和愚昧,挖掘人类灵魂深处潜藏的秘籍。

真珠美学 22

时光荏苒,浮生若梦;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思想的厚薄和视野的乐观主义,是一个拥有开创活力和奋发有为的音乐家的为主素养。歌德言:只有伟大的人品,才有宏伟的品格。所以,只有读懂美学家的内心世界,才能更好地读懂和通晓他的作品。

石丰作为一个清醒而有责任的音乐家,他对文化艺术的普世价值和精神意义有着深厚地观测和分析;梳理并纵观石丰先生能够的章程文脉和巩固的措施基础及思维格局,我有充足的说辞相信他会持续地创作出突破自己和颠覆自我的模式佳作!

蔡永升 

2018年01月05日

真珠美学 23

【个人简介】石丰,陕西华夏文化促进会副会长,《时代人物》杂志社主笔,独立音乐家,自由撰稿人,资深设计师。2016年《时代人物》首刊报道。67年生于河南,现居西安;自幼习画,年少时即有随笔发布于杂志和报端。曾从事多媒体和互联网等息息相关设计工作,艺术跨界和方法类别涉猎广泛,现从事当代艺术创作和申辩啄磨。秉持魔幻解构主义和几何主义相结合的艺术风格和画画理念,以艺术的点子和角度,揭露人性本质,消解事物表象,解构现实生活,做有灵魂和有笃信的法门。微信:shifeng1802

《时代人物》是中国第一本与美利哥《时代》周刊具有自发姻缘的特大型时政综合类期刊。坚持以“全球视野、中国中度”为标杆,团结海内外学术界、文化界、思想精英,深切时代的各种方面,梳理海量音讯,用踏实、深切的表述为您提供最具价值的思想盛宴。

真珠美学 24

【作者简介】蔡永升:1969年出生于马赛临潼。美术评论家、作家、策展人。出版有《中国绘画备忘录》《呼吸》《饲虎斋主阮班超》《心香鹤影》等多部美术评随笔集。曾主编过《文化中国报》《文化中国杂志》《艺术观看》等美术类刊物,也经营过《文化中国网》等网络媒体。现著写、编辑有20多部美术评论集。评论著作散见于《人民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改进报》《美术报》《国音乐家》《卡萨布兰卡商报》《日本首都晚报》《黄河日报》《江苏日报》等近百种报刊杂志。现有《艺术之城》《博客中国》《新浪》等个人网络账号载体,表明自己的法门眼光及人文思想。正在修改个人军事学类专著《灵魂之歌·神话与艺术的另类认知》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