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讯 |叔本华:我生命的夜色成为了我声望的朝霞

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无法满意便痛苦,满意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世俗之间摇摆。

——叔本华

叔本华(1788—1860),出生于普鲁士的但泽(今波兰格但斯克),叔伯是经纪人,这为叔本华后来有望的艺术学思维提供了物质基础。他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社会风气》为后来的非理性主义奠定了基础。同时,他的悲观主义、形而上学、美学等影响了后世的弗洛伊德、尼采等人。

1820年叔本华决定在德意志柏林(Berlin)大学起跑,作为编外助教,他必须抓住到丰富的学员来确保她课程的后续并收受充分的薪金。他选拔了与黑格尔在同一时间开课,他的体育场馆就设在黑格尔的对面,下决心挑衅黑格尔,这时他早就到位了她最关键的编著——《作为意志和表象的社会风气》。即便这本书在出版之后卖出了不到一百本,但作为生活意志的倡议人,叔本华坚韧不拔和谐的恒心。

即时的德意志军事学界,黑格尔作为古典法学的集大成者,拥有独立的名气。他的思想在德意志被当成无可动摇的说理,他在柏林(Berlin)大学开的课是最紧俏、最紧俏的课,所有的人皆以听到黑格尔助教为荣。因而叔本华做了一个很正剧的控制。

眼看的叔本华默默无闻,他的主义甚至还遇到了她大姑的嘲弄,认为她写的都是废纸。

自然叔本华也不是一贯不做过准备,他胆大心细地写了无数的宣传单,宣传单上是她的艺术学思想,上边写着:

“意志是世界的内在蕴含和根本的地方,意志就是令人鼓舞、本能、奋进和梦寐以求。意志是起初的、先在的、自因的,意志没有终止的界限,没有最终的目标,意志就是无边的渴求。

“世界是人的表象,世界是人的心志,世界和人是互相依存的,宇宙和自家合而为一。

真珠美学,“人生是当做求生意志的一种自然,因为人有自我意识,求生意志赋予人凭借自己的力量保障自己性命的重任,所以人类是求生意志最全面的客体化,是所有生物中要求最多的古生物。

“意志在追求目的时屡遭的阻止就是人生的伤痛和短处,而意志可以达到目标的意况,就是甜蜜蜜或知足,因为人的求偶是没有止境的,所以人生的痛苦是平日的,而幸福却是短暂的,人生的惨痛和短处才是人的本质。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生存而奋斗,自私自利普遍是人们行为的正式。人类社会就是人与人相互竞争,相互吞食,以使自己能苟延残喘的场地。憎恨、暴力、仇恨和罪恶充斥和横行于那一个世界,个体的生活不息受到攻击和威慑,时时刻刻面临毁灭的惊险,所以历史就是永无休止的多如牛毛的谋杀、劫夺、阴谋和欺骗。

“性的涉嫌是人的世界的传世国君,是生活意志的为主,是整整欲望的要害,因为性爱使人类绵延永续。

“性爱揭开了另一个人生的起初,恋爱是求生意志的显现,是人生解脱的叛逆。

“死亡是对私家生命现象的否定,但它并不是对生命意志本身的否认。

“自杀并不造成生命意志的否认,相反,自杀是妇孺皆知地肯定生命意志的一种情景。”

……

叔本华写的宣传单不可谓不深奥,他的军事学素养不可谓不高,他的医学理论不可谓不精辟,不过她对意志的过于强调和他选拔了与黑格尔同时的开课时间,使得她为难挽回当时的势头。于是在他的第一堂课上,他就只见到了四六个学生,这让叔本华大为灰心。可是课依旧要继承的。

叔本华先导上课他的想想。他的想想承袭于康德,中央是多少个:“现象”和“物自体”这两头结合了世界。现象是表象,物自体是意志。到这边仍然中心可以了然的,这几个学生也还坐得住,可是接下去,叔本华的理论将让他俩大吃一惊。

叔本华说:“意志是以此世界的自因。它敌视所有的合理物质世界,本身是一种盲目标,不可抑制的扼腕,它以无意识地求生存作为主旨特征。人的恒心在平日具体中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反映的,因这个人生充满了惨痛,幸福是暂时的,只有痛苦是稳定的。因为人们的生活意志,所以人们的欲求是不过的,当达到一个欲求之后,你会有短暂的满足和幸福感,但随着你就将陷入更大的切肤之痛和欲求当中。因为欲求的永无止境,所以人们永远不能够满意她们自身的要求,这样,得不到的伤痛、不可能满意的悲苦就将贯穿人的终生。”叔本华语惊四座,这四六个学生两股战战,可是叔本华置之度外,继续他立时反人类精神的思想。

“因这个人类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断绝‘我执’,否定生活意志,达到涅槃,才能进入无我之境,得到解脱。禁欲是不可以的,因为欲望是这般的强劲,以致再坚强的人都只能免除自己的悲苦,而对总体世界无所匡助。要想排除根源的切肤之痛,就要彻底断绝生命之源。”

“那么人类就灭绝了。”有位学员忍不住高呼。

“这才是最根本的退出痛苦之道。”叔本华语出惊心动魄,这四两个学生终于承受不住,离开了课堂,落荒而逃。叔本华自嘲说:“原来自家的工学竟然是魔鬼。”

自此多少个学期,叔本华开办的讲座无人问津,尽管是她在时隔六年之后再度归来德国首都大学开战,如故没有人甘愿选她的课。现实的挫折深深打击了叔本华,于是叔本华在搅扰之余接纳了去华沙归隐,开创了悲观主义法学。

与黑格尔的交手让叔本华心灰意冷,他避居雅加达,先导了她单调的生存。他严词按照着一定的原理,穿着旧式的礼服,脖子上仔细地打着个反革命的领结,在确定的时日到如今的食堂用餐,长日子地散步,一路上自言自语。有一只白色的狮子狗“阿特曼”(意为“世界之魂”)陪伴着他,由此邻居们都把它叫作五叔本华,而叔本华也反过来这样责骂自己的狗:“嗨,你这厮。”

叔本华曾说:“人在百年当中的前四十年,写的是文本,在以后的三十年,则不断地在文书中添加注释。”

叔本华的诠释比他的文书写得好得多。在她的后三十年,因为黑格尔医学的萎靡,叔本华成了老牌的思想家。世界各地的仰慕者纷纷向她致以最高的爱护。音乐家瓦格纳(Wagner)在1854年把话剧《尼伯龙根的钻戒》献给了叔本华。在她七十岁生日的时候,海量的贺信像雪片般从世界各地向他飞来,他的生辰过得空前风光。然而两年将来,叔本华就因为肺结核去世了。他曾援引了彼得(彼得(Peter))拉克的一句话当做他一生的阐明:

“这一体终于都熬过来了,我生命的夜景成为了我声望的朝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