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的根底在于生活――我读邹学义先生的小说

曾令琪二零一七年冬于陕西韶关市孙石家庄先生故居

                        历史学的基础在于生活

                  ――我读邹学义先生的创作

                                    曾令琪

  

  

       
当今时代,法学日趋娱乐化、边缘化,文学的田地有点为难。作为标准小说家,我对此甚是无奈。由此,在摸清某个业余作者坚韧不拔阅读、写作的时候,我老是觉得欣慰。这几次,因为肖笃勇先生之介,得以读到邹学义先生的诗词联,欣赏到他的书法、摄影,这种感受越来越优秀。

        拜读邹先生的作品,感觉有三:

曾令琪和邹学义先生,二〇一八年三月12日

        一、自强不息的旺盛,成为文艺创作的引力

       
邹学义先生字草鸣,1953年出生于天府之国的安徽省广安市罗江县的农村。请看她的人生轨迹:

       
从小就喜爱文艺、书法、绘画;1971年终中毕业当生产队会计;1974年现役,到西藏服役六年多,把当时毛泽东的故事集全部背熟,未当文书可与公事为连队板报、墙报画刊头、画插图、作诗写字,连队文化生活评比每年全营第一;1981年终退伍回乡,为维生计,四处打工,长时间以书为友,无师自通,辅导徒弟和工友插手过内江市、资阳市、雅安市、彭州市、阿坝藏族俄罗斯族自治州的文管所、风景名胜地、寺庙、道观等雕刻、版画、古典建筑等工程;2014年对包工做活等场景愤慨,决然回乡务农务农;2015年在座安州诗词学会、安州书法组织;2016年在座绵竹市诗书画学会、汉旺诗书画学会。

       
我们知道,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八九。关键不在于有没有不如意之事,而在于面对不如意之事如何尊重地回复。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利坚合众国资深的巴顿(Barton)将军曾经说:“衡量一个人的功成名就注解,不是看她登到顶峰的万丈,而是看他跌到低谷时的反弹力。”

       
1980年十二月15日,邹先生写了一首小诗《寒梅赋》:“一花居幽谷,飘香什么人知。苍天浓云盖,大地寒风嘶。”无疑,那是笔者自己情状的折射,也公布出作者自己一定的宇宙观、价值观。邹先生身处社会的最基层,对社会生活的万事都一目了然。因为不妥协于大运,所以才会起而更改自己的造化。在那一个相比漫长的创优历程当中,自强不息的精神就自但是然地成为他力求上进的内驱力。这种内驱力,就是无休止鼓励他协调在农学之路上勉力前行的引力。

左起:曾令琪,邹学义,肖笃勇,2018年1月12日

        二、锲而不舍不懈的编著,随笔表现强劲的心田

       
《周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勉。”无论是生活上、仍然业余创作中,邹先生都是一个自强的大写的人。

       
读书,邹先生劳苦好学;当兵,他爱上职守;打工,他小心;做农民,他任劳任怨。对团结喜爱的散文书画,邹先生更是几乎倾尽了业余的漫天头脑。尽管还尚未到贾岛这种“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档次,但苦在中间,乐也在中间,这是足以肯定的。

       
邹先生出身农家,退伍之后,又回来生他、养他的故土。1980年7月1日的小诗《扁担歌》,给我们表露出这么的音信:“扁担六头翘,务农是属命。离队脱战甲,又到旧家境。”不过,从队伍重临乡下,他并没有丢弃人民军队的优异传统:“一枰江山,风月无边。留得残弈,后人凭鉴。”(《棋盘赋》,1981年十二月30日)面对新的活着(同时也是旧时的小村生活),荡漾于邹先生心中的是一种乐观、豪迈的旺盛,一种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这种精神和姿态,在1980年7月27日的七言诗《追寻》中,表现得更为肯定:“花含不落墨常新,彩笔挥去洗俗人。但得亚子敢教我,神州艺坛出俊群。”作者这种笔耕不辍、洗涤凡心的意志,这种敢于独立、力求上进的自我陶醉,令人由衷佩服。

       
《聊斋志异·阿宝》篇曰:“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世之落拓而无成者,皆自谓不痴者也。”邹先生就是这样,业余的小运“咬定青山”,心无旁骛。他既坚定不移了文艺创作,也有力了她协调的心头,写出了一些面对生活的力作。

曾令琪2017年冬在尼科西亚湾

       

        三、各类类另外接力,散文内容充裕而多彩

       
因为生活经验的增长,邹先生著述的始末也就完美。艺术类的书法、素描暂且不说;仅仅韵语(诗词等),就差一点反映了邹先生的整整生存。

       
初入军营,他有《初临西藏Dodd连队晚睡》(1975年七月2日):“床前明月光,窗外风沙狂。铺被静心睡,中午到家乡。”观看战马,他有《观战马有感》(1977年3月7日):“一日千里驹,Audi何日休。淋漓战功就,报国安神州。”对诗友的致敬,他报之以诗:“节日逢祭灶节,谢君之祝福。花甲六十几,人生暮年途。与友常相往,生活乐天符。余生路途陡,面对信心足。”(《回云兄诗》,2014年五月31日)教育孩子,他有《劝儿篇》(2014年九月6日)。就是春天听见蝉吟,他也有作,《蝉》(甲寅年夏):“冀薄霏雾绕,身小露霪淋。微立深枝里,淹没电母吟。”

       
唐代大作家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随想是散文家生活的体现,是小说家美学理想的论述,是小说家真挚心思的疏通,当然也是诗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最直接的变现。在邹先生的笔下,书法的醒悟,可以用诗的语言来表明(《书法悟》);国家的廉洁,他代表坚决地拥护(《反贪》);平日的农活生活,他也生动地给予描述(《打蒜苔》)。三遍做客,他感触到的是辽阳尽欢的来者不拒(《作客尹哥处》);一个短信,他传递的是情人中间的温暖(《敬回石荣贵诗友》);一回家庭谈心(《劝儿篇》)、五回立冬祭祖(《田氏大雪会》),他形容的都是一种语重心长、传递的是一种浓重情谊。

       
特别应当强调的是,因为作者喜欢书法、壁画等办法,那些元素让邹先生的创作变得丰盛多彩起来,扩大了小说的可读性。至圣先师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
远之事君, 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这在邹先生的创作中,表现得不得了充足。

       
说一句题外话,在翻阅邹先生创作的时候,我本身就请教过他诗中“打蒜苔”是怎么三遍事。邹先生不厌其烦地给本人解释、表明,让自家扩大了眼界。

       

       
但是,客观而言,邹先生的诗篇,早年武装中的著作,相比较流于形式化、口号化,打上了老大特别时期的烙印;退伍后的小说,逐渐地扩大了问题,扩展了部分理性化的考虑;进入新世纪之后的作品,则比从前更为地早熟了。假如作者能在诗词联的平仄、格律、韵律上再进一步学习、揣摩,并借鉴我们、有名的人的著述,那么我深信,他必定会更上一层楼,由“技”而进乎“道”,写出更多、更好的大作、力作。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10日,周三,夜,于西都览星楼

曾令琪前年冬于巴金记忆馆

       
曾令琪,中国辞赋家协会理事,中国散经济学会会员,安徽省社科院特约商讨员,《人民经济学》奖、《中华理学》奖得主。现为河北农学艺术院局长,大型经济学期刊《西南作家》杂志主编,国家一流小说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