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经典|画尽意在,笔断意连真珠美学 ——凌叔华《一件喜事》中描绘技艺与创作手法的万众一心阐发

         

                          国语摘要

正文从跨学科角度对凌叔华小说《一件喜事》中的绘画技艺和写作手法的并行融合阐发做一分析,具体从气韵vs意境﹑散点透视vs儿童视角﹑工笔细描vs细节描摹和留白vs空白的角度出发,目的在于揭破凌叔华文章中前者对后人的渗漏,并影响到其持有的温婉含蓄,悠然意远创作风格的多变。

根本词: 《一件喜事》  绘画技巧  写作手法

   

图片源自网络

凌叔华的《一件喜事》述说了一个以夫权统治为焦点的历史观的旧式家庭中,以家庭四太太的幼女“凤儿”的角度描写四叔又要娶新姨娘(六太太),给男女们一人一个小元宝,连姨太太也是每人一张一百块的纸币,家里遍地都像是过年一样地手舞足蹈,带给男女们的是但是欣喜,而一方面却又到处透出本来受宠的五娘的烦恼难过,甚至想到死一了百了的难堪,那件喜事对她而言也许却正是难过的初阶。

那篇小说从孩子的眼光客观冷静地写出旧式女性的伤感、苦闷和无奈,而且是凌叔华小说中融入种种绘画技巧的样板之作。

一、 气韵vs意境

 
中国画最关键的可说是气韵了,形似倒不很重大,那什么样是气韵?“比如有两幅竹,一幅是写生的,枝叶色泽都分外像真。一幅只孤零零几笔,并不万分像眼前真物。不过一旦你看下去,你就会觉到竹的秀挺飘逸气息如在当下。”

之所以绘画的韵致是无形的,是一种精神的真面目,是一种潜移默化的逸笔草草,绘画者的程度越高,思想内涵越足够,画出的著述才有那种说不出的飘逸感和气韵感。随笔意境的审美特性在于:

“以有形表现无形,以零星表现最为,以实境表现虚境,使有形描写与无形描写相结合,使有限的切实可行形象和想象中的无限加上的印象相统一,使再次出现真实实境与它所暗示意味的虚境融为一体,从而为格局接受者提供一个方可生生不息的想像世界。”

凌叔华的作画以山水花鸟为重点表现对象,艺术上尊重气韵生动,形神兼备,画风深受中国太古先生画浸染。

在小说创作中,她亦融进了观念写意画的一手,“以淡雅笔墨,写平凡故事,如云林山水,落笔不多,而意境自远。”

据此在随笔中凌叔华也格外重视随笔中自然环境的描写,环境不仅是小说中人物情绪的炫耀,也是女散文家情志的依靠和寄托,在主客的纠结中彰显了意境。比如:

“台阶两侧的苹果树,开满了粉青色的花,沐浴着金色的日光。方形花坛里开满了革命、白色的大朵牡丹和香艳的鲜花。阳光明媚,空气中充斥着香甜、苦涩的花粉香味。”

“一群雪白的白鸽在蔚蓝的天幕安详地飞来飞去,绑在脚上的小竹哨发出悦耳的鸣响。”

在那两段自然景象的勾勒中,小编用一双艺术家的眼睛观看大自然的绚丽景观,尤其敏感于伴随着时空转换的光景观彩变化,描写天然风景对于颜色特具敏感,用凤儿眼中的本来景象的明丽色彩来搭配五娘的切肤之痛痛心感情,以景写情且四处渗以画意,营造出源远流长的意象。

凌叔华写小说像她作画一样,轻描淡写,着墨不多,而最后出来的象征却很余音回旋不绝。若是说王维的诗文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话,作为景色书法家的凌叔华,她我装有的绘画眼光对其小说风格的震慑,则显现为小说中有画。

《一件喜事》中用画笔轻轻描画的自然环境,于作者不觉中成立了一幅意味隽永的“文人画”

二、工笔细描vs细节描摹

凌叔华的文笔总的说来是一定精致的,约等于绘画中的工笔细描。

工笔细描是国画的一种画法,用笔工整,器重细部的勾勒,运用工笔要小心引发事物的特色,浓墨重彩,着意刻画,入微地复出事物特征。

而随笔中的细节刻画则是用工整细密的笔法来描写事物,也就是用细腻的笔触,精细地描写人物外貌和生活景况,使人或景物的影象鲜活传神,给读者一种活灵活现之感。

镜头显得的意义是凌叔华所极力追求的,在她的小说里,细节场景是组成画面的严重性因素。小说家对它们着意描绘,她打算淡化在价值观随笔中居于主题身份的始末,而是在细节、场景之中探幽烛微。

《一件喜事》中凌叔华对凤儿公公的行头外貌就属于典型的细节刻画“岳父穿着一件大团龙宝蓝的绫绸袍子,黑缎皮帽子上有个大红结子。脚上蹬着一双黑缎鞋,衬着雪白的线纱袜。他当然生得高大,立在廊前朱红的粗圆柱子旁,非常显得卓殊。”

龙宝蓝﹑粉黄色﹑大黑色﹑雪白色﹑朱黄色等各类颜色一股脑地从作者笔下涌出,似乎作为书法家身份的凌叔华在画布上尽情地用种种颜色泼墨挥毫,突显了独具小说家和歌唱家双重身份的凌叔华对色彩的杰出敏感和热爱。

工笔细描手法被凌叔华移植的接纳决不只是技巧上的,同时也是一种饱满追求,它不光显示在形式规模,更含有了丰富的内蕴。凌叔华的画痕淡远欲无,秀韵入骨,被喻为“文人画”。在那种具有抒情诗意的作画中,音乐家常借画事物来显示和谐的魂魄,发展了中华先生画然则独特的“写意”传统。

三、 留白vs空白

所谓留白,是中国画的一种特殊技能,中国美学家在描写景物时,不肯让物的底层阴影填实了实体的“面’,而是用写意的主意创作,使有形与无形在画面中结合起来,赋予空白以韵味和生命力。

无异于,对笔墨而非线条的讲究则使中国画较西洋画更加精简、灵动。中国画的这几个门槛对小说家美学家双中身份的凌叔华而言当然稳熟于心,也改为她小说创作中的紧要技术。

凌叔华对价值观绘画爱慕“留白”的领会,导致随笔《一件喜事》“画簿”式结构的暴发。

传统绘画强调“画中之白即画中之画,亦即画外之画”,把有形之画与无形之画融化结合,才能创造深刻的胜景,那便是“虚实相生“的历史观美学思想在绘画世界的切实可行使用。

凌叔华将其引入随笔,通过他对时间的压缩与空间画面的松开来形成画簿,在《一件喜事》中,整个故事就生出在从中午起身到夜幕睡觉一整天以此极短的光阴段内,情节的进度甚至被减去为零,成为空白。

空间和景色被作家的一支绘画般的笔铺展成为一个个生存的断面:

凤儿因为爹爹要娶亲新姨娘被保姆张妈打扮的漂美观亮并经过多人的对话引出本来受宠的五娘的殷殷;

一家人像过年时一致人人都穿了新衣服笑嘻嘻乐哈哈的在装饰一新的堂屋等待新姨娘的赶到,唯独五娘打扮的比此前更美妙却一有失水准态“狠狠的闭着嘴”,吃过早饭就一溜烟的跑回自己房里去了;

新姨娘终于来临并遵守传统在内院堂屋拜祖宗牌位互给红包,一派热闹喜庆的排场让凤儿觉得更像是过年;

花厅中伯伯却在笑嘻嘻地讨好生闷气的五娘,后来五伯给来恭喜的儿女们每人一个小元宝姨太太每人一百块的钞票,五娘却生着心烦一阵风似的溜出花厅;

夜幕凤儿在五娘房里让他讲故事陪她说道聊天,不过凤儿不可能了然的却是五娘不住的叹息流泪。

真珠美学,全方位故事其实就是由那么些镜头结合的,将它们排列起来便组成了任何画簿。

凌叔华的绘画以写意大捷,她的小说也不用写满。故事的始末,人物的形神性格,不是交待的一字不落,而是该轻该重,该多该少,浓墨淡彩把握得恰到好处。

小说中的好多地点,轻描淡写,笔断意连,象她的写意画一般,留下大批量内需读者用联想来填充的空域,但总体上却转达出悠然意远,字正腔圆的主意功力。

《一件喜事》以“凤儿呆看着她,一会儿低声道,‘五娘,你怎么哭了?’”结尾,对小编而言,她写小说便着重设置空白点,因为留有余地总比说过头好,并且小说里所欠缺的无理成分,读者会融洽加进去,作家心绪的总理使得随笔更值得回味和体会。

凌叔华在《一件喜事》中那平实、疏淡,浓淡相济的情调,那拥有中国山水画的空蒙、悠远的意象,透出淡雅而动人的风味,使该小说具有了空灵之感,并蒙上了一层朦胧定位的情调,增强了淡远隽永的主意功力。

凌叔华作画

学院征文:一起重读人文社科经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