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瑰玺"花鸟"的人命意象

图片 1

   
不清楚怎么样去讲述郑瑰玺的编著,只是觉得他只要站在画板前,神情包裹的灵魂及其挂在脸上的提神,就会同步溶化在他的画笔中。那时候,所有的语言变得苍白,唯有文章中脱颖而出的那么些百姓,传递着一种方法的温和:就像是夏日的太阳,由他的心灵生发而出……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艺术是一棵长青树。唯有顽强的精力,才能使文章青春永驻!郑瑰玺已不再满足于去重新花鸟们的那个"美学",而是要挖掘它们的性命体悟和灵魂归宿。只有走进了人命像征,才有可能诞生高贵的神气图腾!

   
朋友归朋友,艺术归艺术。即使认识郑瑰玺已经几十年了,不过她的创作连同他的主意张力,却照样一语中的撞击了自己的心扉:他是一个真正为格局而活着的人!他的骨质里长满了艺术的因数。他早就和水墨分不开了。他把花鸟浇铸成了性命的意境,载入了一定!

(二〇一七年1二月28日于福建张家口)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人类总爱追求财富,花鸟总爱追求森林。花鸟们可能向来就不知晓,它们的留存,会使大自然变得越来越赏心悦目,充满生机。而更没有想到的是,它们会经过郑瑰玺的画笔,走向艺术,走向高贵,走向生命的参天境界!

图片 14

   
只有热爱,才有最好的水墨。几十年来,那几个鲜活的人命及其鲜活的章程,始终伴随郑瑰玺左右,给予她灵感和源源不断地撰写心境,使他的著述,总是赋予强大的旺盛"射线",直击人们的心灵深处……

图片 15

图片 16

   
生命是有血有肉的灵巧,艺术是灵动的显示。几十年来,那多少个腾云驾雾的"鸟儿",总会被郑瑰玺的画笔搬去搬来,一会儿在树杈,一会儿在水里。它们呼之欲出;它们变得确实,变得喜感、动感、美感;甚至变得空灵飘渺,千姿百态……

   
所谓珍稀,已经变成鸟类的代名词。然则,郑瑰玺画笔中的"花鸟",总能看到一种情势的多谋善算者:那是一种对生命的敬畏和重视。歌唱家用一生的伴随,把珍稀变成了高雅!他的"鸟儿"长大了。如同他的不二法门,成就了他多年的求偶和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