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纯芝画作创最贵记录,吴昌硕:真珠美学有人学我皮毛,竟成大名!

1922年中国和东瀛一同画展上齐白石的画作销售一空,吴昌硕的著述反倒反响一般,为此吴昌硕还说了一句,“北方有人学我皮毛,竟成大名”。

有心人的爱侣会发觉那两幅天价文章都是大写意画风,也都是两位大师的表示之作。

吴昌硕招牌:金石味、文人气

吴昌硕早年读书篆刻和书法,到了四五十岁才初阶学画画,常年临习石鼓文(小篆向小篆过渡的一种字体)、篆刻的经历很自然地使得她金石入画。(戳这里,明白吴昌硕金石入画:CC电视《国家财富》疯狂打call的石鼓文,大师吴昌硕应用得炉火纯青

他以行书画树枝,楷书画藤蔓,把以书入画发挥得透彻。他的画多表现一种古色古香凝重、大气壮美的含意,后人叫她金石味,大家感受下:

吴昌硕,《三千年结实图》,1918年

他的大写意花卉多是梅兰竹菊,多了一份文人气,画作中也表暴露一种冷峻与孤傲

吴昌硕,牡 丹,设色纸本,1916年作

在用色方面,吴昌硕擅长复色,反复涂抹形成一种颜色,看上去极度瑰丽。

吴昌硕,富贵牡丹,立轴 设色纸本,1919年

在她的大写意花卉中,还家常便饭配有石块,因为在她看来,单画花草简单流俗,而石头可以拉长画面的逼格。

吴昌硕,浓艳图,立轴 纸本,1920年作

一块石头,吴昌硕会画出阴阳远近许多层次,很复杂,似乎一座大山:

吴昌硕,遐龄多子图,设色纸本,1906年

而大写意于吴昌硕而言,更是其方法成就所在,吴昌硕最善于的便是大写意花卉,占了其画作的一大半,“传世之作花卉三千,山水但是数十,而人物仅存数件”。

咱俩知晓白石山翁以精致的虾虫盛名于世,不过1919年当她从江西老家赶到香港(Hong Kong)市时,他的精密花鸟画并不受市场待见,于是下定狠心改变画风,学起了吴昌硕的大写意风格,之后才大获成功的

那么问题来了,齐沧浪亭学吴昌硕大写意,真的只是学到皮毛吗?对于两位大师都极其紧要的大写意,各自在风格有什么特点,又有啥差别?

《山水十二条屏》,1925年作,为白石山翁大工笔花鸟代表之作

写在结尾

齐渭青和吴昌硕,三人都是近现代画坛上大山一样的人物,对待艺术的态度也很谦虚。早年齐纯芝写了一首诗盛赞吴昌硕很有才情,说甘愿当吴的学员;彼时名满沪上、已是海派大家的吴昌硕也亲自为齐陶然亭写了润格,极力称扬他的画作,尽显大师提携后辈之风姿

即便在点子市场上会有价格高低,但对此措施自身,只是作风分歧而已。吴昌硕的大写意花卉富有文人气,有一种文人式的脱俗冷峻;白石山翁的则富有烟火气,尤其身入其境百姓生活。

吴昌硕是内省,靠遵循古意的金石味,成就了知识分子画最后的巅峰;而白石山翁是外求,用热爱生活的烟火气,为新文人画探索了更加多或者。

更加多精粹内容请关心 “艺萃”(vx号:yicuichina)

《花果十二屏》,1915-1916年作,是吴昌硕大写意花卉的扛鼎巨制

白石山翁特色:红花墨叶、烟火气

固然齐陶然亭在维新时期学了吴昌硕的大写意画法,但只要只是简短模仿没有特色的话,也就很难达到大师那样级其他措施地位。

分化于吴昌硕富有金石味、文人气的大写意,齐渭青将民间美学的绚丽多彩和先生情趣的水墨审美举办和平,形成雅俗共赏的红花墨叶派。

齐渭青,花卉草虫

在用色上,齐渭青敢于用大块的纯色,大红大绿,即便撞色,在色彩鲜明相比中求古拙与纯洁。

齐白石,花卉,立轴

齐纯芝来自乡村,早年当过放牛娃,农村的场地对他来说再熟习不过了。他将这一个元素融入他的画作,萝卜白菜农具老鼠等底部事物是他画中常客,透揭发活跃的乡土气、生命力。

齐陶然亭,《十二属图》之老鼠

白石山翁崇尚简单,在她的大写意花鸟中,一片青山可能就寥寥几笔,像一块石头,一座桥可能就横涂一抹。

白石山翁,春声,设色纸本

这几天齐纯芝又搞出了大信息!他的《山水十二条屏》以4.5亿起拍,8.1亿落槌,加佣金总共9.315亿元!创办了全世界最贵中国艺术品的记录。从此,中国艺术品也好不简单冲进了一亿英镑俱乐部!欧耶~

并且,吴昌硕《花果十二条屏》也冲破亿元大关:7200万起拍,1.82亿元落槌,加佣金总共2.093亿元!